发新话题
打印

仰望璀璨星空——我听唱片《风琴 风情》

仰望璀璨星空——我听唱片《风琴 风情》

仰望璀璨星空
——我听唱片《风琴  风情》

赵建人


      这大概是人类思想史上最大气磅礴的名言了,它镌刻在德国哲学家康德的墓碑上,引自他的巨著《实践理性批判》最后一章:“有两件事情,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赞叹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其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其二,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一位朋友知道我非常喜欢这句名言,就送给我一张唱片:《风琴  风情》。他说:你一定会喜欢的。
        果然,他的话没有错。这张唱片中的十二首风格各异的乐曲都是用手风琴演奏的。曾几何时,手风琴可是我最熟悉的乐器;手风琴,它代表着的,是我的整整一个青少年时代,它那熟悉的音色,储存着我生命中那一段金色年华的所有幸福基因。学生时代,我和弟弟都学过手风琴,可惜最终都没有学成,家中至今还珍藏着一架六十贝司的百灵牌手风琴。手风琴的声音是悠扬抒情的,是摇曳生姿的,随着风箱的一开一合,飞扬而出的是一串串天籁般的音符,是充满灵性的鲜活动人的音乐。一听到手风琴独特的声音,我立刻就会想起红领巾,想起星星火炬、想起那首由郭沫若作词、马思聪作曲的《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还有,还有那星光下热烈欢快的一次次营火晚会......一听到手风琴独特的声音,我立刻就会想起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想起阿芙乐尔巡洋舰,想起伟大的苏联卫国战争,想起克里姆林宫顶上那颗巨大的光芒四射的红星......《山楂树》、《雪球花》、《鸽子》、《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樱桃时节》......都是些久违了的旋律,都是些我们年轻时代听过、唱过,并且非常喜爱的外国歌曲。虽然我们如今已经两鬓斑白,虽然几十年光阴如梭飞逝,但是今天,旧曲重温犹如旧友重逢,熟悉的旋律满含着幸福甜蜜,一曲一曲我们听得热泪盈眶,一刹那间我们仿佛青春再现。难怪德国哲学家黑格尔会说:“青春是人们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别梦依依,草蛇灰线。记忆中的美丽,绝不会随着岁月完全消失。前不久,曾经徜徉广袤的欧洲大陆,步履匆匆之间,无论游弋于碧水澹澹的匈牙利巴拉顿湖,还是踱步在古色古香的捷克克罗姆洛夫风情小镇,抑或身处音乐之都维也纳繁华的灯火夜色之中,都曾有《幸福时光》的零碎乐句突然在耳边响起,有《玫瑰人生》的片段从心底油然而生。等到真有了千载难逢的机会《重归苏莲托》时,竟恰好切切实实真真切切看到了亚平宁半岛最美的落日:这轮辉煌无比的太阳,就像一只炸裂了的石榴,鲜浓欲滴,它簇拥着天地之间的云蒸霞蔚,静静地在大海的苍茫浩瀚中坠落。“手风琴最能表现这样一幅旖旎而闲适的风情画,和谧温暖的阳光像碎金一样洒在海面上,竖琴的海浪仿佛轻舔着细密绵白的沙滩,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拨弦宛如点点白帆,微微起落跳荡,泛浮在遥远浩渺的天际......”感谢《风琴  风情》,能让我一次次回味昔日旅途中的美妙温馨。他日远游,我更期待着,能在《山楂树》的歌声里漫步俄罗斯皑皑雪原,入住高加索白桦林中质朴原始的小木屋,在《鸽子》探戈舞曲的节奏里,领略巴塞罗那的火热张狂......
        一直以来,我孤陋寡闻,只知道小提琴有举世闻名的意大利“斯特拉迪瓦里”,不晓得手风琴也有意大利名琴 pigini ,更无缘聆听它那艳压群芳的美妙声音。瑞鸣唱片的这张《风琴  风情》,满足了我们一个久久的夙愿。在其中担任独奏的手风琴演奏家张维怡,曾经荣获意大利卡斯特费达多国际手风琴大赛艺术家组第三名,为中国人近十年来参加此项赛事最佳成绩。为录制这张专辑,动用了价值几十万的意大利 pigini 手风琴,六十年来,此品牌手风琴以音色优美、独具穿透力、共鸣效果出色而蜚声世界,人称手风琴中的 “斯特拉迪瓦里” !此外,唱片出品人和制作者叶云川老师还力邀“排箫王子”杜聪、著名小提琴演奏家赵坤宇、中国交响乐团弦乐四重奏组等演奏名家参加伴奏,产生了绿叶扶红花、众星捧明月的出色艺术效果;精心选择录音地点于混响效果绝佳的中央电视台480平方米录音棚,我国著名天碟录音大师李小沛亲自操刀倾情录制;后期制作恳请国际上最顶尖的日本 JVC 株式会社 XRCD 技术中心完成,从而使这张CD的录音质量和录音效果达到了至臻完美的水准。唱片中的这十二首乐曲,演奏堪称精妙绝伦,艺术家之间配合默契,张弛有度,丝丝入扣;手风琴独奏时而热力四射、激情洋溢,时而款款絮语,旖旎抒情;录音师把演奏现场的各种声音信息都捕捉得极其准确细微鲜活生动,使这张唱片听来音场深阔、定位清晰、动态凌厉、音场透明度极高,各种乐器音色还原十分逼真自然,闭上眼睛细细聆听,仿佛各各伸手可触。独奏手风琴音色娇艳高贵,穿透力极强,犹如钻石一般五彩缤纷、光芒四射、魅力无穷,确系旷世名琴,令人赞叹惊奇!据悉,《风琴  风情》一碟问世后,广受爱乐者和发烧友的喜爱,当年就被评为“中国十大发烧唱片”之一。
        现在,让我们回到本文开头的话题,喜欢哲学的朋友都知道,笔者上文所引康德名言,系康德庞大浩瀚哲学体系之精辟概括。充分体现出我们人类对科学、知识和真理的不懈探索和认知,充分体现出我们人类对心灵深处真善美的不断追求和热爱。很自然,人类的艺术创作亦在上述范畴之内。故此,笔者愿引录温家宝同志的诗作《仰望星空》,作为本文结尾: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辽阔而深邃;
        那无穷的真理,
        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
        那凛然的正义,
        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静;
        那博大的胸怀,
        让我的心灵栖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
        那永恒的炽热,
        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响起春雷。”

[ 本帖最后由 zhaojianren1230 于 2016-6-21 05:35 PM 编辑 ]

TOP

如今,温总理的这首诗被谱了曲子,成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校歌。

TOP

TOP

此外,“龙源音乐”出品的这张手风琴独奏曲目唱片音响效果更发烧,里面的曲子都很好听,演奏者黄小曼乐感非常好!

TOP

阿芙乐尔巡洋舰

TOP

朱可夫将军雕像


[ 本帖最后由 zhaojianren1230 于 2016-10-18 11:00 AM 编辑 ]

附件

朱可夫雕像.jpg (122.36 KB)

2016-10-18 10:58 AM

朱可夫雕像.jpg

TOP

小时候音乐老师的标配乐器,在新世纪成情怀了!
象“科学家”那样工作,象“艺术家”那样生活!

TOP

想起当年,我们看电影《列宁在1918年》的时候,列宁的这段演说是多么激动人心啊:

      “  同志们,要维持一个政权比夺取它还要难。我们的革命正在前进,正在发展成长。可是我们的斗争也在发展着,成长着。同志们,当革命还正在进行的时侯,就是说当整个阶级在灭亡,它和一个人的死亡根本是完全不相同的。人死亡后,尸首可以抬出去。但是旧社会在灭亡了的时侯,很可惜!资产阶级的这个尸首那就不可能把它一下子钉在棺材里埋葬在坟墓里!资产阶级的尸首在我们心里头腐烂着,它把毒气传染给我们大家,它在发散着臭气!被人民意志所判决的叛徒们,一定要无情的消灭他们。我们让资产阶级去发疯吧!让那些无价值的灵魂去哭泣吧!工人同志们,我们的回答就是这样的。加上三倍的警惕和小心,还有忍耐。大家应当守住自己的岗位。同志们,你们必须要记住:我们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胜利。还有另外一条路,死亡。死亡不属于工人阶级。”

现在仔细回想一下,演说中的列宁其实真的是很“酷”的。

[ 本帖最后由 zhaojianren1230 于 2016-10-27 05:45 PM 编辑 ]

TOP

我查过资料,这部电影里为列宁配音的演员是上海很著名的电影演员张伐同志,他的声音庄严宏亮,富有磁性,很有表现力。

TOP

而且,还有个非常巧的巧合,温家宝总理的嗓音听起来有几分像张伐,以至于那些年看总理记者会,还以为是在听列宁同志在讲话呢!难怪有些网友喜欢把温总理称为“影帝”。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