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摄影] 触摸西藏之旅-自言自语的变奏曲

本主题由 王白石 于 2017-6-8 10:03 PM 设置高亮
引用:
原帖由 芍药 于 2017-6-9 02:42 PM 发表
精彩,等着你的具体路线分享!
画图中。。
王曰:“与人乐乐,与众乐乐,孰乐?”子曰:“独乐乐不若众乐乐。”  
盼望深闺中独看桃花粉面依旧青春常在,明月照丹心,春归,夏种、秋收,冬眠,赴黄泉!

TOP

(二)在路上

出发前,有4次进藏经验的姐夫,已提前将行程发到微信群。姐夫是医生,却是个手术刀和菜刀同样犀利,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心思致密、注重生活细节的好男人。和他一起出行,无疑有了一张“护身符”,几乎没怎么关心过路线或其他什么,拿起背包跟上大部队,就OK了。上了火车,才想起认真翻看。


D1(22/3):北海~南宁~昆明(宿机场)


D2(23/3):林芝机场(上午10:00)~米林~嘎拉村~林芝(宿市区)


D3(24/3):林芝~鲁朗~色季拉山口~岗乡~桃花沟~玉许乡(宿玉许)


D4(25/3):桃花沟(玉许乡、嘎朗湖、朱西村等)


D5(26/3):波密桃花沟~鲁朗~派镇~直白村(宿直白)


D6(27/3):直白徒步到索松村(宿索松村)


D7(28/3):索松村赏花~碰运气看南迦巴瓦


D8(29/3):索松村~林芝~米拉山口~拉萨(宿拉萨)


D9(30/3):拉萨~布达拉宫~大昭寺~色拉寺


D10(31/3):自由行~八角街~羊湖,下午3点去机场~昆明(宿昆明机场 )


D11(1/4):南宁~北海回程


王曰:“与人乐乐,与众乐乐,孰乐?”子曰:“独乐乐不若众乐乐。”  
盼望深闺中独看桃花粉面依旧青春常在,明月照丹心,春归,夏种、秋收,冬眠,赴黄泉!

TOP

    想起,每次姐夫拿着相机到我的小黑屋,用我的投影,播放他们的旅途经历,闲聊之际,总是不由的抱怨:为什么每次都要他一个人“操心”?从敲定路线、预定酒店、机票,到定点包车、选点露营等等,林林总总。为什么其他人都是那么的没心没肺,这个不懂路线,那个嫌弃住宿条件,这个连野外搭帐篷、点火煮饭都不会,那个居然出门不是忘带雨伞就是丢三落四等等,五花八门。再想起,这11天的路程,嘴角不由弯了起来,估摸着,我也很幸运的被姐夫归入了“没心没肺”的行列。


    10年间,姐夫和他的死党们走遍了大江南北,几乎每年出去2-3趟,而西藏足足去了4次,包括一次30天的自驾万里无人区。姐夫也“唠叨”了10年,而他的那些死党朋友们现在还是该会的都会,不会还是半生不熟。事无巨细,大包大揽,让姐夫赢得了“砂锅”的绰号,耗费的是时间,熬煮的却是一份信任和担当。










王曰:“与人乐乐,与众乐乐,孰乐?”子曰:“独乐乐不若众乐乐。”  
盼望深闺中独看桃花粉面依旧青春常在,明月照丹心,春归,夏种、秋收,冬眠,赴黄泉!

TOP

    翻开网络下载的地图,用红线勾勒此次的路线,这只是漫长的川藏线上短短的一小段,林芝、波密、鲁朗……恍惚间,手指突然间颤动起来。抬起头,看到过道对面的老姐,已经睡着了,阳光透过车窗投射在她的发间,面色染上了金黄,略带疲惫的眉头微微皱起,胖嘟嘟的脸上还是憨憨的神态。那憨憨的模样,逐渐与路边,攥着一朵小白花,神态拘谨、微皱着眉头、不情不愿面对镜头的小胖妞重叠起来。老姐一直奇怪,为什么我对儿时的记忆比她要深刻的多?为什么总能脱口而出拿幼时的溴事作弄她?为什么总是能显摆父亲用边角料做的小木鸭、母亲手擀面用的老面的味道和爷爷用鸡肠和搪瓷杯做的小鼓如何精致、小巧等等细微点滴?为什么我能记得她幼时朋友的名字,甚至还有她的闺蜜们的窃窃私语?自小与老姐的感情就非常好,好到,她已经把自己当妹妹,而我总是把自己当哥哥的地步。我和她的朋友都知道,我从来不叫她“姐”,我们总是用带着浓重方言语调的小名相互称谓,新认识的朋友总是睁大了好奇的眼睛,惊奇的问:为什么?我们有时会相视一笑,异口同声:习惯了。


    记忆,总是不断给时间锤炼和沉淀,流淌到底部的有时是粗糙的残渣,有艰辛和舍弃;有时是一圈圈涟漪,有酸涩、美好也有泪渍;有时是一汪清澈,在记忆的旋涡中,倔强的捍卫着如昙花一现般的感动和回眸。


王曰:“与人乐乐,与众乐乐,孰乐?”子曰:“独乐乐不若众乐乐。”  
盼望深闺中独看桃花粉面依旧青春常在,明月照丹心,春归,夏种、秋收,冬眠,赴黄泉!

TOP

梦幻之旅!

TOP

让人神往!

TOP

引用:
原帖由 马生 于 2017-6-11 10:37 AM 发表
梦幻之旅!
一边写一边还在梦中。。。
王曰:“与人乐乐,与众乐乐,孰乐?”子曰:“独乐乐不若众乐乐。”  
盼望深闺中独看桃花粉面依旧青春常在,明月照丹心,春归,夏种、秋收,冬眠,赴黄泉!

TOP

引用:
原帖由 jp 于 2017-6-12 10:40 AM 发表
让人神往!
与其仰视,不如近观,来场说走就走的履(驴、旅)行,就这么简单,Let‘s go!
王曰:“与人乐乐,与众乐乐,孰乐?”子曰:“独乐乐不若众乐乐。”  
盼望深闺中独看桃花粉面依旧青春常在,明月照丹心,春归,夏种、秋收,冬眠,赴黄泉!

TOP

    (三)600公里外的二戈寨


    飞机降落在昆明长水机场的时候,已临近晚上11点。走出机站楼大门,扑面而来的微风吹在脸庞上透着阵阵凉意,并没有预想中的冷空气降温,心思顿时热络起来。新入伙的一对夫妻米花和Wraith,也从安检沮丧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大声地喧释初临春城的喜悦。


    过来接站的是个很是精灵干练的小伙儿,夹带云川口音的普通话,语速极快,张扬的个性与记忆中温润祥和的昆明人相差甚远。抓着方向盘的手臂灵活有力,一路不断炫耀突然加速和急转弯的车技,熨烫平整的黑色夹克不断地给狠狠拉扯出狂放不羁的痕迹,飞快的转过红绿灯时,也没忘记跟我们说起几天前他的同事就在同一个路口的车祸,平淡的口吻和语气,仿佛唠叨的就是邻居家的小狗或者小猫,全然不顾车上几位女士惊疑不定的眼神和越抱越紧的手臂。


    我们的身体和心脏,伴随着小伙儿彪悍伟岸的身影和刹车片不堪重负“嘎”的一声长鸣,终于漂移到了下榻的机场酒店。入得房门,阿仑--姐夫的远房表弟,吹了一声口哨,惊讶与局促的门厅全然不相称的客房面积。将行李扔在地上,脱掉鞋子,光着脚,我将自己惊喜地砸到了窗边的躺椅上。


    入夜,兴冲冲从浴室出来,光滑的抛光砖地面,让我以一个标准的倒挂金钩和四脚朝天的华丽姿势,再次将自己重重地砸落在旁边的地毯上,好在惊而无险,轻飘飘的体型再次战胜了地球的物理引力。悻悻然给自己了冲了2袋速溶加浓的咖啡。然后,掏出已经无法正常对焦的手机,躺在躺椅上,拍下青筋毕露、略带红肿、我见犹怜的一对大脚,整理心情,写下游记的开篇《壮行》,发布到朋友圈和蚂蜂窝,宣告旅程的正式开始,再向家人报个平安。以后,就再也没有认真动过笔,只是在手机的“备忘录”上零星的记载每天值得回忆又怕忘记的游历。


王曰:“与人乐乐,与众乐乐,孰乐?”子曰:“独乐乐不若众乐乐。”  
盼望深闺中独看桃花粉面依旧青春常在,明月照丹心,春归,夏种、秋收,冬眠,赴黄泉!

TOP

十分向往西藏这个神秘的地方,奈何过不了高原反应这一关。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