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和年青朋友们谈谈中国Hi-Fi音响发烧史的来龙去脉

三、软件派烧友
    其实,真正酷爱音乐的人(包括用唱片来欣赏音乐的人)是不应该划入音响发烧这个圈子里的,他们应该是“音乐爱好者”,和纯音响发烧没有唇亡齿寒的因果关系。
    当然,“音乐爱好”,究竟爱好到哪一步?到了哪一个层次水准?也是有细分讲究的,不过那又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附一篇前几年本人和一位小兄弟的闲聊(仅代表个人观点)。

附件

a.jpg (80.59 KB)

2012-3-15 10:05 AM

a.jpg

TOP

一位武汉音乐学院准发烧友的观点

    胡凡,武汉籍,年龄仅三十出头,2004年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小提琴本科,现在美国旧金山市和导师深造中提琴,拥有音响∶功放-杰弗.罗兰(型号不详),CD机-马兰士17,音箱-型号不详,但原价2500美金。

    此前,我并不认识这位小兄弟,他打电话来说是想和我聊聊,并问从汉口过来该坐哪路车云云。由于他的满口武汉腔,我以为只是一个普通音响发烧友而已,谁知见面后才知道他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并且已在美国呆了两年,此次是回汉过年及和妻子见面。既然如此机会难得,我立马邀情了好友张汉忠、老金一同前往王老师家里,大家侃侃。

    问∶你的学业是小提琴但为何在美国却深造中提琴呢?
    胡∶因为现在学小提琴专业的太多了,竞争很激烈,而中提琴则相对冷门些。
    问∶在我看来,小提琴和中提琴的演奏好像是差不多吧?
    胡∶不,不,完全不同,中提琴的把位要宽得多,而且音色也绝然不同。一把好的小提琴和中提琴音色应该是很淳厚的,并且拉出来的音色很有质感,但又绝不会尖涩。
    问∶想不到你还是一个音响发烧友。
    胡∶不,我从来就不自认为是音响发烧友,我拥有音响只是为了更方便学习自已的专业,相比之下我更愿意听现场演奏。
    问∶当发烧友在为音响到底能否真实还原现场纷争不休时,我却认为既使一些现场演奏效果往往也是不尽人意的,包括乐团整体水平和指挥水准,甚至还有个别乐手的分部旋律音符演奏失误....
    胡∶没错,我在美国和导师一起观看现场音乐会,也会遇到乐团出纰露,铜管乐手某个音符放炮,很走场。
    问∶你在美国见到过当地的音响发烧友吗?有没有和他们交流?
    胡∶在美国生活,感觉到美国人和华人都很忙碌,大家都在为自已的生存而奔波,所以我没有发现像中国有这么多的人还在玩音响发烧。他们休闲的方式会很多,而且美国人听音响也很随意,音响开着,人却可能在厨房或几个房间之间穿流,不太可能正襟危坐地呆在音响设备前。
    问∶你的音响在美国购买贵不贵?
    胡∶哦,在旧金山会有一些寄售音响店,在中国叫二手店吧,但是东西成色都不错,而且价格比较公道,比如说我的音箱和功放原全新价都是两千多美金,但作为二手销售就只要五折了。
    问∶你在美国深造学业学费贵吗?边打工边学习吧。
    胡∶一个学期1800美金吧。是的,边打工边学习。
    问∶听说有些中国人在美国餐馆打工也能挣钱的。
    胡∶是有这样的,但是那是很累的,一天得工作十几个小时,而且经常挨骂,动作稍慢一点,哪怕想坐下来休息一下,老板就会骂你,其他的伙计也要骂你。
    问∶就你学的专业而言,你将来会进当地乐团吗?
    答∶这很难说的,在美国考乐团是很严格的,但也是很公平的,你真的有本事,出类拔萃,你就能进去,但是竞争异常激烈。有些前景我目前还无瑕考虑的那么多,也许日后我会回中国,带学生,应该生存不会有问题的。
    问∶你怎么看音响发烧友的,我们自嘲是“穷发烧”,越没有钱还对音响越“穷讲究”!
    胡∶怎么说呢?我个人觉得从听音乐、感受音乐角度来看,当音响器材具备一定素质后,再过份地去苛求,意义不是太大了,因为再好的器材重播效果也不可能完美展现真实的现场演奏,二者完全不是一码事。
    问∶在美国买唱片很贵吗?
    答∶恰恰不贵,有一些唱片店会经营一些二手唱片,所谓二手就是有人买了后听过一两遍就不要了,基本全新,一张卖7美金。品种很多,如果你们需要,下次我一定给你们带些回来。
    问∶好啊,那太谢谢你了!

附件

a.jpg (66.12 KB)

2012-3-15 10:06 AM

a.jpg

TOP

三洋收录机。。。怀旧。。。楼主又勾起我童年往事了。。。

TOP

老杨很好的音响历史分享呀!下面这几本书读书时也常看,现在看起来尤感亲切。

TOP

杨老师的中国Hi-Fi音响发烧史,让我们学习并收获着。。。。。。感谢您!

TOP

这些优美的语言和熟悉的照片使我想起71年第一次拿着当时27块钱买来的国产晶体管收音机听第一课卫星上天时播放的东方红。。。

TOP

记得78-79年,那时走私货相当泛滥,什么瑞士梅花牌手表,三洋、索尼收录机。。。我依稀记得,有一次与同伴偷玩我老爹的宝贝---三洋牌收录机,学着大人,按下录音键,其结果就是把‘奚秀兰’的磁带录删了大半, 留下我与同伙的对话、 笑声、 打闹声的“罪证”。。。一顿饱揍是免不了啦 。。。难道那时的一顿揍就把我揍上“音响发烧路”? 纳闷。。。

TOP

引用:
原帖由 狐e刀 于 2012-3-15 10:44 AM 发表
记得78-79年,那时走私货相当泛滥,什么瑞士梅花牌手表,三洋、索尼收录机。。。我依稀记得,有一次与同伴偷玩我老爹的宝贝---三洋牌收录机,学着大人,按下录音键,其结果就是把‘奚秀兰’的磁带录删了大半, ...
估计那盒奚秀兰不是原盘吧?原厂带是删不了的。

TOP

引用:
原帖由 jp 于 2012-3-15 10:48 AM 发表

估计那盒奚秀兰不是原盘吧?原厂带是删不了的。
是不是原盘就不懂了,但这顿揍还记得清楚

TOP

“奚秀兰”这磁带还记得,那时可算是靡靡之音吧,声音嗲嗲的,

TOP

发新话题